不要被“我”所骗

第三十点“显净土宗行人应自视为最下根机”,并不是把我们贬低为最下根机,这里引用经文祖语来说明。站在这个立场上,我们才可以完全仰凭佛的救度。

先引用四段经文,再引用七位大师的法语。

《无条件的救度》184页:

五浊恶世的末法众生,到底是怎样的心性、怎样的根机?自己面貌的美丑、净秽,必须靠镜子照才知道。镜子一照,美丑、净秽一目了然。自己的心性是善是恶,根机是利是钝,有自力还是无自力,若不靠经文及祖师的法语为镜,便无所知。在此举出十一段经文祖语为法镜,在此法镜之前,便能看清自己是何种面目,从而觉知原来自己无力,需要全靠弥陀慈悲愿力(佛力、他力)的救度,而专一地称念弥陀万德洪名。

上人非常慈悲,一方面怕我们不能往生,很恳切地显示我们的根机;另一方面又怕我们误解。

一、《地藏经》说:

南阎浮提众生,举止动念,无不是业,无不是罪。何况恣情杀害、窃盗、邪淫、妄语,百千罪状。

“南阎浮提众生”就是指我们,所有人都包括在内。我们是什么状况?“举止动念,无不是业,无不是罪”,不管是身、口的行为,还是意业的念头,只要起心动念,都是业,都是罪。这是《地藏经》所说的,佛不会冤枉我们。

“何况恣情杀害”,即使想控制自己都控制不了,何况放任、恣情去造种种恶事,那罪业就更重了。

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我们没有破无明,内心有贪瞋痴三毒烦恼,这样的心流露出来的当然都是罪业,都是轮回堕落的。

二、《净度菩萨经》说:

一人一日中,八亿四千念,念念中所作,皆是三涂业。

一个人一天当中起心动念,刹那刹那不歇不停。“八亿四千念”,代表念头很多。这些念头怎么样呢?

“念念中所作,皆是三涂业”,起心的每一念每一念,都是地狱、饿鬼、畜生三涂之业。

三、《悲华经》卷六说:

是一千四佛所放舍者,所谓众生厚重烦恼。

什么叫一千四佛呢?娑婆世界过去是庄严劫,现在是贤劫,未来是星宿劫,每一大劫当中有一千佛出世。

过去庄严劫一千尊佛已经过了;现在叫贤劫,释迦牟尼佛是贤劫的第四尊佛。娑婆世界的一千四佛都把我们放舍了。所谓“放舍”,不是永远放弃,是暂时的,因为我们恶业太重了。一千四佛代表过去一切佛,也代表十方一切佛,这些佛都没有办法救我们。

专行恶业,如是众生,诸佛世界所不容受。如是众生,断诸善根,离善知识,常怀瞋恚,皆悉充满娑婆世界;悉是他方诸佛世界之所摈弃,以重业故。

这都是经文给我们画的像,我们看到就起惭愧。

四、《大集日藏经》卷二说:

释迦牟尼佛本所誓愿:若有众生,造作五逆,谤方等经,毁呰圣人,犯波罗夷,如是之人,清净佛刹所不容者,皆生我国,我当教化。以是因缘,诸恶众生悉集其国。

读到这些经文,我们是不是要把脸蒙起来啊?释迦牟尼佛当初发的誓愿是为什么样的众生?“若有众生,造作五逆,谤方等经”,诽谤大乘佛法。“毁呰圣人”,对圣人不敬,甚至祸害圣人。“犯波罗夷”,犯四种根本重罪。这样的人,“清净佛刹所不容者”。

释迦牟尼佛发大悲心说:“别人都不要你,那我要你吧。你生到我国,我来教化。”

“以是因缘,诸恶众生,悉集其国”,娑婆世界就是释迦牟尼佛的教化地点,是恶众生聚集的地方。

以上是四段经文。

下面是七位大师的告白:

五、道安大师临终之前说:

自惟罪深,讵可度脱?

六、昙鸾大师《赞阿弥陀佛偈》说:

我从无始循三界,为虚妄轮所回转;一念一时所造业,足系六道滞三涂。

昙鸾大师说:“我从无始劫以来,都在三界里打转、循回,被虚妄轮转的业力所回转。一念一时所造的罪业,都足够把我牢牢地捆绑在六道当中,而且更多的是滞留在三恶道中。”

这些祖师不是一般人,他们都说出这种话,我们自己反而觉得“我还不错,我还多少行善”。

我们看昙鸾大师所讲的话,“一念一时所造业,足系六道滞三涂”,有这样深刻的自觉、深切的忏悔,才可以全身心地归命阿弥陀佛。祖师讲的话不光是对他个人至深、彻底的反省,也是对一切人类虚妄本性、造罪行为的反省。所谓“代众生苦”,只有对众生的罪业忏悔到最根本处才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我们都落在肤浅的表面,虚假得很,都拔高了自己,这样的话根本说不出来,而且别人给我们指出来,我们还觉得冤枉,“你凭什么这样说我?”还不服气,这就是“憍慢弊懈怠”。

七、道绰大师《安乐集》说:

若据大乘,真如实相第一义空,曾未措心;若论小乘,修入见谛、修道,乃至那含、罗汉,断五下,除五上,无问道俗,未有其分;纵有人天果报,皆为五戒十善能招此报,然持得者甚稀;若论起恶造罪,何异暴风駃雨。

佛法修行有大乘、小乘、人天乘,我们拿佛法的镜子照一照自己。

“若据大乘,真如实相第一义空,曾未措心”,大乘佛法常谈的“真如实相第一义空”,我们心中根本就缘思不来、意想不到,“曾未措心”,心无法去安立。

大乘没办法修,那修小乘吧。“若论小乘,修入见谛、修道,乃至那含、罗汉”,“见谛”就是初果须陀洹;“修道”就是二果斯陀含;“那含”是三果阿那含,也叫“不来”;“罗汉”是四果阿罗汉,也叫“不生”。

“断五下,除五上”,“五下”是欲界的五种烦恼,“五上”是色界、无色界的五种烦恼。

“无问道俗,未有其分”,道绰大师眼光深远,在一千三百年前,中国佛教最鼎盛的隋唐时期,就说“不管出家在家,要修入四果阿罗汉,都没有分”。隋唐时代中国佛教最鼎盛,大师非常多;现在是什么时代?就更没有分了。

大乘“曾未措心”;小乘“无问道俗,未有其分”,在家没有分,出家也没有分;只剩人天果报,那修一点人天善法吧。

“纵有人天果报”,人天善法不是一点也没有,“纵”是纵然,纵然有人天果报。

“皆为五戒十善能招此报”,是修五戒十善招来的。

“然持得者甚稀”,真正能持五戒十善的,也非常少。

莲池大师当年在杭州城就说,整个杭州城,如果能找到一个清净持五戒的,就算很不错了,很稀有难得。

所以,我们不可以骄慢地认为自己能做得很好。真正学戒律,就要拿戒律来衡量自己,看清自己。

大乘曾未措心,小乘未有其分,人天果报得者甚稀,造恶暴风駃雨:这四句话把我们凡夫众生的根机刻画得淋漓尽致。

凡夫修行无力,五戒十善做不了,造恶可厉害了,“若论起恶造罪,何异暴风駃雨”,起恶造罪就像刮大风、下大雨一样。所以,我们要静心思维,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众生根机?能做到哪一分?也不是说一点善都没有,但确实是善心微微,像石火电光,微弱的光稍微闪一下,造恶勇猛,行善乏力。原因一是外在的环境,一是我们内在的烦恼,还有很多邪知邪见,“行善是不是吃亏了?老实人吃亏啊!”“我行善他怎么不回报我?我对他那么好……”就觉得人家没有报答自己。

八、善导大师《往生礼赞》及《观经疏》也说:

信知自身是具足烦恼凡夫,善根薄少,流转三界,不出火宅。

决定深信: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。

“流转三界,不出火宅”,没办法出离;“善根薄少”,烦恼深厚。

“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”,都在造罪轮回。

九、法然上人说:

然我此身,于戒行不持一戒,于禅定一不得之,于智慧不得断惑证果之正智……悲哉悲哉!为何为何?

“于智慧不得断惑证果之正智”,佛教讲智慧,不是会看书、会说话,而是指断惑证果的般若正智,也就是“大乘真如实相第一义空”。

“悲哉悲哉!为何为何?”太悲叹了,太悲叹了!怎么办呢?怎么办呢?

爰如予者,已非戒定慧三学之器,此三学外,有相应我心之法门耶?有堪能此身之修行耶?

像我这样的人,已经不是修戒定慧三学这样的根器了。戒行不持一戒,禅定一不得之,智慧不得正智,三学都遗漏了。在戒定慧三学之外,有没有相应于我这样卑劣的心的法门呢?有没有像我这样的人也能修的法门呢?

我是无智之身也,我是破戒之身也。

很悲叹,“我没有智慧,而且戒律也受持不了”。

虽然,依弥陀本愿,口称念佛之力,可遂决定往生也。

虽然无戒定慧三学修行,但是依弥陀本愿,只要口称佛名,这是我做得到的,这样就决定能往生。

十、印光大师说:

光一介庸僧,但只知学愚夫愚妇之专念佛名。

“我是一个微不足道、平庸的和尚”,只知道什么呢?“但只知学愚夫愚妇之专念佛名”,什么都不懂,没有文化,没有知识,没有智慧,只能学愚夫愚妇,专念阿弥陀佛名号。

光粥饭庸僧,于禅于教,皆未从事,唯依念佛以为依归。

印光大师是净土宗的第十三代祖师,他说自己是什么呢?“我就是喝粥吃饭的粥饭僧,而且是个庸僧,佛教当中殊胜的法门,什么禅宗、教下,我都不涉猎,不参禅,也不学教,从来不敢染指”,“皆未从事”。

“唯依念佛以为依归”,只是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。

我们在座的各位,要是超过了昙鸾大师、道绰大师、善导大师、法然上人、印光大师,那就去学更殊胜的法门;如果超过不了,还是老实一点。

光粥饭僧耳,于宗于教皆无所知,唯自谅陋劣,专以净土为事。

“我印光是一个喝粥吃饭的粥饭僧,禅宗、教下我一无所知,我知道自己卑劣浅陋,所以,以专念阿弥陀佛求生极乐净土作为我这一辈子的大事”。

光宿业深重,虽则五十余年虚预僧伦,一切诸法皆无所知。虽常念佛,以业重故,其心与佛未能相应。然信佛无虚愿,当不弃我,故其志愿任谁莫转。

这个时候,印光大师已经出家五十多年了,这是七十几岁所讲的话。出家这么久,按说是老和尚、大师级别了,但是印光大师说:“我宿业深重,虽然出家五十多年,但是虚预僧伦,我只是顶一个出家人的名分而已。本质上、实际上不够做一个出家人的资格。”“伦”就是同类,这一辈、这一代。印光大师说他自己虚预僧伦——只有大师才这样说话。

“一切诸法皆无所知。虽常念佛,以业重故,其心与佛未能相应”,印光大师说:“我业很重,心并没有念到那么清净,念佛三昧我都没做到。”这里讲的“相应”是指三昧,证悟佛心、自性,都没做到。

祖师说的话都是踏踏实实的,诚实不欺。

虽然没有达到什么功夫境界,“然信佛无虚愿,当不弃我,故其志愿任谁莫转”,“但是我有一条,我相信佛愿不虚假,不会放弃我,不会舍弃我,所以我求生西方净土的志愿,即使念佛的功夫不怎么样,我任谁莫转”。

这里显示印光大师知道往生决定,没有任何问题。

我们一般人如果念佛念得心没有达到什么相应,就改了;别人不转他,他自己就转了。而印光大师说“任谁莫转”,谁都转不了。为什么?他有机深信,也有法深信,他知道弥陀决定救度。

今老矣,除持名外,无一法应学。以死期将至,恐所学愈多,心识愈难淳净,或致与佛感应不交;则一不往生,永劫流转,岂不大可哀哉!

“我现在年纪大了,除了念佛之外,什么法都不用学了”。

“以死期将至,恐所学愈多,心识愈难淳净,或致与佛感应不交”,“因为我年纪大了,快要死了,恐怕学得越多,越是心识纷飞,很难专一,更难淳净”。怎么叫“与佛感应不交”呢?不专,杂了,这就感应不交。专、淳,也就是一向专念,才能跟阿弥陀佛的誓愿感应道交。

“则一不往生,永劫流转,岂不大可哀哉!”万一修杂了,那真的砸了!第一个“杂”是专杂的“杂”,第二个“砸”是砸锅的“砸”。万一杂了,那就砸了!万一不往生,就永劫流转,那就太亏了,“大可哀哉!”印光大师话说得很恳切。

十一、弘一大师说:

出家以后二十年之中,一天比一天堕落,身体虽然不是禽兽,而心则与禽兽差不多。

弘一大师是律宗高僧,名望可以说如日中天。不论世间法还是出世间法,学什么精什么,可谓天纵英才:书法炉火纯青,绘画、音乐、诗歌、戏曲、篆刻等方面都是一流的,出家持戒也是南山律宗的一代祖师。

他有这样的成就,都说“出家以后二十年之中,一天比一天堕落,身体虽然不是禽兽,而心则与禽兽差不多”。

我自从出家以后,恶念一天比一天增加,善念一天比一天退失,一直到现在,可以说是醇乎其醇的一个埋头造恶的人。

啊!再过一个多月,我的年纪要到六十了。像我出家以来,既然是无惭无愧埋头造恶,所以到现在所做的事,大半支离破碎,不能圆满。

我读到弘一大师这样的话,真的是热泪盈眶!大师真的是发露忏悔,没有虚假。这是诚实、踏实的修行人,讲的话绝对不是谦虚。

这些祖师大德在前面引导我们正确认识自己,如果这些大德显示他们的厚德,我们就没有办法解脱了。

我们都有无明,都有贪瞋痴。在无明、贪瞋痴没降伏的情况下,我们的起心动念都是从贪瞋痴延伸出来的。既然这样,再怎样行善积德,都还是有无明、有贪瞋痴掺杂在里面。因此,昙鸾大师在《往生论注》中说:

凡夫人天诸善,人天果报,若因若果,皆是颠倒,皆是虚伪,是故名不实功德。

虽然我们也在行善积德,但不是真实功德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有贪瞋痴,所做的是有漏功德,“有漏邪道所生”。

“人天诸善”仍是有漏,所以为人或生天,还在轮回。既然轮回,就会堕落。

《涅槃经》说:

虽复得受梵天之身,乃至非想非非想天,命终还堕三恶道中。

《正法念处经》说:

无始生死中,业网覆世界。从天生地狱,从地狱生天。

“业网覆世界”,在我们无始的生死轮回中,犹如有一个无形的业力大网,把整个三界都覆盖了。

我们在这个业网中,就像可怜的蜻蜓,粘上了毒蜘蛛的大网,一振动翅膀,毒蜘蛛马上就感知到了,过来抓捕,而且越是振动翅膀,网线就缠得越紧,再怎样挣扎都没法逃脱。

我们在三界之中,无论怎样奋力地修五戒十善、行善积德,都只是像蜻蜓振动翅膀,不能飞出毒蜘蛛的网。所谓“足系六道滞三涂”,没办法飞出去,只有等待阎罗王把我们抓到三途的油锅中。这就是我们的命运,也是我们的现实;既是我们的过去,也是我们的未来,“无有出离之缘”。所以,佛经所讲的非常恳切,非常到位。

“从天生地狱”,到天顶上,还能突破三界吗?不能,只能掉下来。

“从地狱生天”,在地狱里打转,期满了又生天。

总之,在业力的网中无法出离。业力的网,让我们感到浑身不自在。贪瞋痴,我们谁没有业?“一人一日中,八亿四千念;念念中所作,皆是三涂业”。所谓“作茧自缚”,蚕茧就是我们的本来面目。我们只要起一个念头,就像吐了一根丝,这根丝就把自己紧紧地缠起来,起任何念头都是这样,除非无人相、无我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不然,我们所起的念头中都有“我”,都有贪瞋痴。有“我”就把我们紧紧地缠在其中,怎么能出离?

所以,不知道佛法基本原理的人,才会觉得“我能修行、我能出离”,其实他根本就不了解什么是修行,也不知道自己的罪恶有多深、业力有多大。

就像一只小爬虫来到太平洋,“我要游过太平洋”,龙王都笑死了,“你怎么能游过太平洋?”我们想靠自己的力量渡过生死大海、到达涅槃彼岸,绝对不可能!

善导大师于《法事赞》中说:

人天少善尚难辨,何况无为证六通?

我们连人天少善尚且都做不到,更不要说出离三界六道了;我们到人天道都很难达到,“何况无为证六通”?要无为,出离三界,获六种神通,更不可能。

又在《般舟赞》中说:

万劫修功实难续,一时烦恼百千间;
若待娑婆证法忍,六道恒沙劫未期。

菩萨修行以见道开始,一万大劫修功达到不退转地。“万劫修功”,我们太难相续了。一念、一时的烦恼都有百千万这么多,怎么能够“万劫修功”呢?万劫修功是顺着正法修行的,我们一念之间、一时之间“烦恼百千间”,就中断了。

“若待娑婆证法忍”,如果不求生极乐世界,要在娑婆世界证得无生法忍,不是一万劫所能成就的。

“六道恒沙劫未期”,恒沙劫又恒沙劫,都在六道里无法出离。

尤其是我们这些出生在娑婆世界五浊恶世的众生,贪瞋痴三毒非常强盛,烦恼业障深重,善心微微,而造恶却如狂风暴雨那么强烈。

我们不必去寻找书本上的其他批注,也不必问别人,我们问问自己:我是什么东西!

道安大师说他自己:自惟罪深,讵可度脱?

昙鸾大师说他自己:一念一时所造业,足系六道滞三涂。

道绰大师说他自己:大乘曾未措心,小乘未有其分,五戒十善甚稀,造罪暴风駃雨。

善导大师说他自己:是罪恶生死凡夫,无有出离之缘。

法然上人说他自己:非三学之器,是无智破戒之身。

印光大师说他自己:唯自谅陋劣,专以净土为事。

弘一大师说他自己:心与禽兽差不多,无惭无愧,埋头造恶。

这七位大师都是数一数二的高僧,其中五位是净土宗的祖师,尤其善导大师与法然上人,一个是中国净土宗的开宗祖师,一个是日本净土宗的开宗祖师。此外,道安大师是鼎鼎有名的一代佛教大师,是慧远大师的师父,而弘一大师是近代的律宗祖师,并且一生念佛。他们这样赤裸裸、毫无覆藏、不畏后人讥诮的告白,是卑以自牧的修养之词,还是诚实无欺的发露忏悔?

他们是谦虚吗?“毫无覆藏、不畏后人讥诮”,这样说自己,不怕别人笑话。这些都是持戒精严的大德高僧,他们都这样说自己,我们怎么好意思认为自己很能修行?

有的人很虚假,自己也想真实一点,但是弟子不允许他真实,他只好不讲话,因为不敢得罪大众群体。

一个修行人,如果不是真实、真诚、有力量的话,有时候想说真话都做不到,被别人绑架着,只好坐在那里装高僧——没有必要的,大家都差不多,都是凡夫。

我写过一篇文章《知错不能改》,一辆车在前面开,后面有几百辆车跟着,结果领头的车突然发现路开错了,想回头已经回不去了,因为后面的车把路全部堵住了,无法倒退。所以,如果一个人名望大,发现了自己的错误,并且能够回头,这样的人很了不起!

若与前面的《地藏经》《净度菩萨经》《悲华经》《大集日藏经》对照,则七位大师乃是诚实无欺的发露忏悔,也是善导大师所说“机法两种深信”的“机深信”。

下面这一段非常重要:

越是努力修行的人,越是看到自己的罪恶。唯有深智博览、切实修行、严格微细地检视自心,才能观察到内心深处盘踞着坚固厚重的无明痴爱、贪瞋烦恼、分别执著与微细快速的心识。若是一般修行人,不但看不到自己的罪恶,还误以为自己心能清净,甚至已证果位。

人贵有自知之明,不自知就是自欺。只有深智博览、切实修行的人,才能深刻地反省、反思,这就是至诚心的发露。

下面解释“至诚心”。

《观经》说:

若有众生,愿生彼国者,发三种心,即便往生。何等为三?一者至诚心,二者深心,三者回向发愿心。具三心者,必生彼国。

修行人最重至诚心。至诚心亦即诚实、真实、不虚假之心。不论世间法还是出世间法,也不论修圣道门还是修净土门,诚实心都不可或缺,而且摆在第一位。

儒家说:

诚于中,形于外。

内心有真诚,才能显示在外在的行为上。

诚者,物之终始,不诚无物,是故君子诚之为贵。

诚,是一切万物的根本。万物自始至终贯穿的都是“诚”,如果没有诚,就没有万物的存在。比如一朵花,从开始到最后,它都是诚实无欺、老老实实地显示“我就是这样一朵花”;一片树叶也是一样的。如果没有诚,就没有万物的存在。所以,君子要“诚之为贵”。

有了至诚心,便有发露忏悔之相,所谓“诚于中,形于外”。

内心的至诚显现出来,就会发露忏悔,会讲真话,不会虚假。

否则就是虚假、欺诈,欺佛、欺自、欺众生。如《宝女所问经》所说的,“菩萨有三法常怀至诚。何谓为三?未曾欺佛,不自欺身,亦不欺诳一切众生”;亦如《须摩提经》说“于善友所,不覆诸恶。己罪不藏于善友”;又如《阿阇世王经》说“至诚无异,所以者何?不覆藏作罪故”。

因此,上述七位大师的忏悔告白,正是“至诚无异,不覆藏作罪故”。

就是说,不要把我们的罪业藏起来。“覆藏”,“覆”,盖起来,藏起来,这是一般人造罪的基本心理。造了罪,就要逃,要掩盖罪过,即使晚上向阿弥陀佛回向也一样。就像前面讲的,阿弥陀佛说:“缴枪不杀!”

“我交了。”

“没有交。”

“没有交吗?交了!”交了什么?“我今天念了三万声佛号,做了几件善事。”

阿弥陀佛说:“转过来,你手背在后面,藏的是什么?打开看看。”

打开一看,贪瞋痴!这一天干了多少坏事,起了多少坏念头,都要交出来,向阿弥陀佛坦白交代,这叫发露忏悔。要把它发现出来,暴露出来。不是藏着,不给佛看,“阿弥陀佛,不好意思,这个不能讲,不能让你知道”,哪有佛不知道的?要坦然面对。

如果造了罪之后覆藏,内心就会不安。很多人造了罪就逃跑,逃跑过程中一听到警笛声就浑身冒汗,出门总是提心吊胆的,生怕人家知道,寝食不安,晚上做噩梦。一旦被警察抓到牢里去,反而睡得呼呼响。为什么?罪业被别人发露了,不必躲藏了,被警察抓到牢里,却能睡得安稳。我们被阿弥陀佛抓住,不要覆藏,否则心会不安。你是什么样,就是什么样,这就是老实。

我们看下一段,第193页,“至心”和“至诚心”。

善导大师《观经疏·散善义》解释“至诚心”为“真实心”:

身口意业,所修解行,必须真实心中作。不得外现贤善精进之相,内怀虚假;贪瞋邪伪,奸诈百端,恶性难侵,事同蛇蝎。虽起三业,名为杂毒之善,亦名虚假之行,不名真实业也。……不简内外明暗,皆须真实。故名“至诚心”。

“身口意业”,所谓“三业”,大家都知道。

“所修解行”,佛教讲的修行都是依解起行。“解”就是理解,信解;信解之后,才能修行,叫作“解行”。

“必须真实心中作”,解行必须是真实的,不能虚假。

怎么叫虚假呢?下面说“不得外现贤善精进之相,内怀虚假;贪瞋邪伪……”,这一大段说的其实是我们的本来面目,我们就是这样。话说得很辛辣,甚至刻薄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

“外现贤善精进之相”,表面上是贤善、精进的人,但内在是虚假的。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,这是说两种状态:圣道门修行就这样,净土门修行就不这样。

怎么说圣道门修行就这样呢?因为圣道门的解行我们做不来,硬要做就不是真实的。“真实心”就是内外一致、表里一致、心口如一,而不是口是心非。圣道门修行的解行,我们做得来吗?做不来,装个样子,那不叫“外现贤善精进之相”吗?

比如说,圣道门发四弘誓愿,“众生无边誓愿度,烦恼无尽誓愿断,法门无量誓愿学,佛道无上誓愿成”,我们做得来吗?我们做不来还在那里做,还认为“我已经做得很好,我在发菩提心”,这不是搞假的吗?

《金刚经》说“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”,读了也不是你的,还是须菩提的。《金刚经》是以须菩提作为对告、说法对象,我们理解不来。“无人相,无我相”能够理解吗?做得来吗?说“放下”,全部是搞假的。在家人修行说“孙子、儿子我都别管了”,你理解错了,行持也错了。这样做只能破坏社会和谐,破坏家庭和谐,这叫“蛇饮水成毒”。

“贪瞋邪伪”,贪瞋、邪见、伪诈,这是我们凡夫众生的本来面目。

“奸诈百端,恶性难侵,事同蛇蝎”,比喻我们的心像蛇蝎一样毒,恶性、毒性难以改变。“奸诈百端”,每个人都有一个老奸巨猾的“我”,这个“我”非常难对付。它告诉你说:“我现在好了,我现在修行了!”好!把你骗住了,然后它就装模作样“修行”。这个“我”是非常虚假的,多少人被它骗得倾家荡产、血本无归!所以,不要以为“我”是好东西。

但是,“我”很会骗人。你说:“现在我对付你,现在要跟你对着干。”“好!你说要修行,我帮你修行。”“我”怎么能帮你修行呢?“我”就搞它那一套。

我们要彻底看穿“我”的虚假性,完全不要靠它,不要被它骗了,完全靠阿弥陀佛。“我”绝对不可能帮你修行,它不是阿弥陀佛,它是魔。它怎么能帮你行善积德,帮你修行?完全是假的。只有阿弥陀佛才能帮你行善积德,帮你修行。

现在你要靠阿弥陀佛,它不乐意,它障碍你,“你靠我啊!你这样靠佛了?那自他二力吧,靠佛一半,靠我一半”,总之,它是不会随便缴枪的,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。你只要被它缠住了,就不是靠佛一半、靠它一半,就全靠它了。它把你缠得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所以,我们要有雪亮的眼睛,要有坚定的意志,要绝对不向“我”投降,要把它彻底打倒!今天回去,就拿六字名号的图钉,把“我”的两条小腿、两只小手摁在地上,“让你还来欺骗我,把你摁住!”

我们经常被“我”所骗,动不动“我”就出来了。

这个法门就是猛利,彻底把“我”打倒。“我”不打倒,怎么能学佛?“我”跟佛势不两立,有“我”就没佛,有佛就没“我”,所以要归命啊!阿弥陀佛说:“你拿命来!你不要拿虚假的功德给我,功德我不要,功德我有的是,我就要你小命。”这叫归命。阿弥陀佛稀罕你的功德吗?你的人天杂毒之善,阿弥陀佛根本不稀罕,“我稀罕的是你本人,所以请你归命,你‘南无’阿弥陀佛,‘南无’者即是归命,你拿命来!”

你不拿命来,佛法修行那么简单、那么容易啊?修行就是要拼命的,就是拿命来。到寺院里烧一炷高香花多少钱,如果不拿命来,那都是假佛弟子,不是真佛弟子。真佛弟子要归命,归命了,赤条条全部拿来,这就是真佛弟子。不要搞虚假那一套。

所以,我们一定要在“我”和佛之间作一个明智的抉择,到底是靠佛还是靠“我”?靠佛;佛和“我”之间,到底选择佛,还是选择“我”?选佛。千万不要被“我”欺骗,因为“我”的伎俩特别多,甜甜蜜蜜,狡诈百端,老奸巨猾,手段多得很,轻轻一糊弄,就把你骗了。它确实挺厉害。所以,我们一定要看清它的虚假本质。

从今天开始,那个“我”就死了,它哪能帮你修行?它就是六贼,眼耳鼻舌身意都是偷你的贼。贼说跟你好,“我帮你挣钱”,它帮你挣钱?有贼帮你挣钱的吗?你家什么东西都被他偷走了。

所谓“六贼常随”。“我”是什么?眼耳鼻舌身意。眼睛看见什么,“哎呀,好!不好!”贪,瞋,所有这一切,要看清它的虚假。它哪能帮你修行?它无量劫来把你绑在六道里,“一念一时所造业,足系六道滞三涂”。

我们知道它的虚假,靠倒阿弥陀佛,这个“我”就老实了。

“我”一旦老实之后,它也能帮你干点小活儿,办个念佛堂啦,讲讲法啦,也还可以。

它为什么不老实?它知道你没有依靠,没有主人,所以它就装大、不老实。一旦知道你心中有主,有阿弥陀佛,它自然就老实了。因为“我”是虚幻的、虚假的,佛是真实的。你一旦有了真实的佛靠,它知道它的虚假会被六字名号戳穿,为了保护自己,它赶紧要靠你。所以,不是靠这个“我”,而是“我”要靠上佛。这时候,你就会很自在。

 

—-摘自《无条件的救度》

净宗法师

继续阅读相关标签: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