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土三经之间的关系

三经全同一经,为什么要说三经?

既然三经体、宗、用全都相同,可说三经全同一经,释迦牟尼佛只讲一部经就可以了,为什么要说三经?这是因为三经虽然本质全同,但为善巧摄化众生,又各自有其重点。

(一)《大经》的重点:

《大经》重点在说明「往生的原理」,即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之因愿果德,乘彼愿力,定得往生。这也是「三经共同的原理」,但说在《大经》。

(二)《观经》的重点:

《观经》重点在说明「往生的机类」,即定散二机、善恶九品,普皆有份,发起众生之欣求。这也是「三经共同的摄机」,但说在《观经》。

(三)《小经》的重点:

《小经》重点在说明「往生的方法与胜益」,即凡夫专称佛名,往生极乐报国涅盘界,位齐补处。这也是「三经共同的方法与利益」,但说在《小经》。

三经的关系:

三经共明机教行益,互相贯通。
三经次第展开。
从三经不同的侧重,能看出三经次第承接、整体呼应的关系。所谓次第,有「法义承接」与「说时先后」两重。

三经法义相承:

从法义相承来说,《大经》是根源,为先;《观经》是展开,为中;《小经》是结归,为后。

《大经》侧重在说四十八愿,没有四十八愿,就没有阿弥陀佛,没有极乐净土,当然也就没有净土三经,所以《大经》是根源。

根源既发,必待展开,不然不能广利众生,埋没法门奇功。这在《大经》已露其端,即是下卷初「三辈专念」之文,紧接第十八愿成就文之后,将一本愿念佛分布于三辈机品,一一劝以「一向专念无量寿佛」。不过《大经》的重心并非在此,所以三辈专念文点到为止,接着又转入广泛地描述四十八愿之深广果德方面。

《观经》续承《大经》三辈文,以定散二善、三福九品详细开演之,普摄一切定机、散机,大乘、小乘、善人、恶人,平生、临终,乃至一生逆谤阐提、大命将终、将堕地狱之机,齐归本愿,同称佛名,皆得往生。遂见法门广大,善恶齐归。

既已展开,还须收摄,不然不能回归 正辙,混淆法门纲际。这在《观经》也已作了交待,即是流通分「付嘱持名」之文。虽说定善、散善、念佛,可是到最后流通,世尊不付嘱定善,不付嘱散善,唯付嘱「持无量寿佛名」,这就是回归弥陀本愿称名。善导大师释言:「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益,望佛本愿,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。」

然而《观经》之特色在于:以定散二善广收众机,归入念佛。所以就能归之定散,不惜篇幅,广泛展开;就所归之念佛,仅选「下品」、「恶人」、「临终」为典型代表,而于流通分画龙点睛,可说余蕴悠长。

《小经》续承《观经》流通分「持无量寿佛名」之文,详细展开「执持名号」之广大内涵,尽显《观经》余蕴。就根机:《观经》持名,机是恶人;《小经》则直称「善男子、善女人」,既显明称名即转恶为善,又显明称名不限恶机,而是普包一切善恶凡夫。就时节:《观经》称名只在临终,一声、十声;《小经》则扩展为平生,一日、七日,直到临终。就利益:《观经》称名,往生只在下品,似不太殊胜;《小经》则打破品位阶级,明直入涅槃国土,皆得阿毗跋致,一生补处,诸上善人,聚会一处。可知《观经》所说下品念佛为特例,《小经》所说执持名号是常规。

《观经》持名,世尊对根机未熟众生,隐含委曲而说,用「定散」善衣,包「名号」妙药,交与众生服用,故定散先说,念佛后说;定散置上,念佛置下;定散外显,念佛内隐。《小经》持名,世尊对根机成熟众生,称性无遮而说,不用定散衣裹,直将名号付于众生,定散贬为「少善根福德」,不能往生;念佛称「不可思议功德之利」,获六方恒河沙诸佛齐声证诚。

《小经》六方恒河沙一切诸佛,齐出广长舌相,同证、同赞、同劝「一切凡夫,专称佛名,必生极乐」,以此种高度、规格、阵势、仪则,极显念佛一法,超尽一切法门。至此,三经之开展,如同万里长江,源于千年雪山之顶,途经千峰万壑,广纳百川众水,终于到达波平浪静的大海,呈现汪洋无边之景象。

三经说时先后:

就说时先后,三经虽不能一一指出明确的年份,但根据经文及义理,同样是《大经》先说,《观经》次说,《小经》最后。法义相承之理,已如上说,现补充相关经文。《大经》上卷阿难有问:「法藏菩萨,为已成佛而取灭度?为未成佛?为今现在?」如果在此之前已说过《观》、《小》二经,则阿难尊者不当有此问,可知《大经》最先说。又,《观经》「华座观」中有「是本法藏比丘愿力所成」之句,「中品下生」也有「亦说法藏比丘四十八愿」,可知《观经》说在《大经》之后。

 

净宗法师

继续阅读相关标签: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