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梁武帝见达摩大师”公案的启示

有一个很经典的公案,就是达摩大师见梁武帝。达摩大师本来是印度的一个王子,大家可以去看电影《达摩祖师传》,他本是国王的三太子,他信佛,后来出家了。他来中国的时候已经年纪很大了。他是受他师父的嘱托来中国弘法的。他走的是海路,从广州上岸。上岸之后,他就去了都城南京,当时叫建康,见梁武帝。

当时的梁武帝,号称“皇帝菩萨”,非常崇信佛法,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,说的就是梁武帝的时候。梁武帝这个人,佛法的善根、修持都很好,也很有才华,有学问,有智慧,也挺有个性的。晚年曾三次出家,就在现在的鸡鸣寺。他每出家一次,就让群臣百官花巨资把他从寺院里赎出来,花一个亿、两个亿的。所以他出家一次,寺院的资金就充实一次。他经常在皇宫里讲经,讲经的时候,全国的高僧大德都来听。他讲的很好,包括儒家、道家的经典,他都非常精通。梁武帝的书法也非常好,在音律上也非常有造诣。所以他非常有才华,可谓是全才。

达摩大师来中国之前,在中国的名声就很响了。但是两个人见面,就有点话不投机,我读一下原文:

“朕即位以来,造寺、写经、度僧不可胜数,请问有何功德?”我即位以来,这几十年里造了很多寺院;还写经,写经就相当于现在的印经,因为过去没有印刷机,要靠人写来流通佛经;度僧,让很多人出家,我的功德应该不小吧?大概他也有点想让达摩大师肯定的意思。

达摩大师就说了四个字:“并无功德。”这个“并”有点转折的意思,你以为有功德,其实并无功德,一点都没有。

梁武帝就问:“何以并无功德?”为什么呢?他还不错,修养很好了,一般人早就暴跳如雷了。

达摩大师说:“此皆人天小果,有漏之因”,这里就说到“有漏”。

“如影随形”,像太阳照到人身上,跟影子一样,人走到哪,影子就跟到哪,影子跟着人走,如影随形。

“虽有非实”,看上去是有,但实际上就像影子,是没有的。看起来好像有,但是你踩它,它也不疼,是假的,实际上没有。

这句话跟《往生论注》里的话是不是有点接近?“人天诸善、人天果报,若因若果,皆是颠倒,皆是虚伪”。如果梁武帝见的不是达摩,而是昙鸾大师,估计也得被怼。

这时候梁武帝就问:“如何是真实功德?”什么才叫真实功德呢?

达摩大师就讲了一句话:“净智妙圆,体自空寂,如是功德,不于世求。”这样的功德不是世间可以求到的,不是你造了多少寺、度了多少僧人、印了多少经,就有真实功德了。因为凡夫的心是有漏的,是不顺法性的,所以这些只是福德,将来会感召很多福报。

其实,梁武帝能做皇帝,本身就是福德所感的。据说他前世是一个穷小子,没什么福德。有一天,他走路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个佛像,天下雨了,雨淋到佛像上。他生了一念敬佛的心,就脱下身上的雨衣,给佛披上了。因为这个因,就得到做皇帝的果报。

通过达摩大师这样一说,我们就知道,凡夫的有漏心、造作心所做的一切,从因到果,并不能达到“净智妙圆,体自空寂”的境界。这个境界就是《金刚经》所讲的破四相,即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。《金刚经》里还有一句话,“若福德有实,如来不说得福德多”。不管你做什么,都有一个相,内心都有一个“我在做”,“我在做什么,做了之后怎么样”。有这样的心念、执著,就是烦恼,就是有漏的,就是不顺法性的,通通没有功德可言,也就是“并无功德”。

我们经常说:“这是我们的大功德主!”错了,应该是“大福德主”。因为他不能达到“净智妙圆,体自空寂”的境界,所以没有功德。

福德跟功德有什么区别呢?功德是无染的,福德是有染的;功德是无我的,福德是有我的。福德就像银行里的存款,它有一个固定数额,你积了这么多,就有这么多,用一点少一点,积攒一点多一点。功德不一样,功德是能让人出世的,而且功德里藏着福德,所藏的福德是绵绵无尽的。

梁武帝做了皇帝,也是在消受过去的福德。因为他并无功德,所以他的下场也不太好。按说他出了三次家,还度僧无数,推行僧人素食的就是梁武帝,如果没有梁武帝,中国佛教界素食的传统恐怕要推迟几百年。他以皇帝的政令要求所有出家人必须吃素,素食也成为汉传佛教的明显特征。按说这个福德不小啊!但是据说梁武帝是在86岁侯景之乱时,饿死在台城。

当然,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判定梁武帝的结局不好。历史记载,即便在他快要饿死的时候,他也非常虔诚地拜佛,说不定他也往生了,这是有可能的。因为梁武帝有一个特别好的国师,就是志公禅师。据说志公和尚是观音菩萨化身,他有很多劝人念佛的事迹,说不定他也劝梁武帝念佛呢。

前两天我看了南怀瑾写的一篇文章,他说自己不敢自称佛教徒。我觉得那篇文章写得挺具有“机深信”的。做一个修行人不是那么简单的。他在文章里讲到布施,他觉得多数人所谓的布施都不是真正的布施,包括他自己也做不到。所以,凡夫所修的都是不实功德,因为我们不在真实境界里,所以做不到真实功德。

昙鸾大师说:

所谓凡夫人天诸善、人天果报,若因若果,皆是颠倒,皆是虚伪,是故名“不实功德”。

为什么凡夫所做的人天善,包括凡夫所得到的人天果报,不管是因还是果,都是颠倒、虚伪的呢?因为都是“从有漏心生”,都是“不顺法性”的。

 

什么叫“有漏心”呢?我们看注释:

有漏心:有烦恼的心。“漏”,烦恼,烦恼不净犹如疮漏,流注不绝。世间法称为有漏法,出世间法称为无漏法。

有漏心就是烦恼心,“漏”就是烦恼。“漏”有很多意思,其中一个意思就是指人身上长的疮。身上长疮之后,就不断地流脓水,今天擦完了,明天还流;明天擦完了,后天还流。大家有过这种经历吗?这里的“漏”就是这个意思。凡夫的烦恼就是这样一种状态,“流注不绝”。

疮的特点是什么?首先很疼,不敢碰;也不好看;还有点味道,闻起来不好闻;而且是脏的,浊染的。这个疮万一不好,疮发而死也是有可能的。凡夫就是这样一种状态。

佛把烦恼比作人身上的疮,而且这里的“流注不绝”是流一辈子,不停地流,二十四小时流,一生不断地流。人的烦恼就像人身上长的疮一样。所以这个“漏”是漏疮的意思。

我们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,还有另外一层意思。我们所作的功德,如果把它比作液体的话,把功德放到带有烦恼、我执的心里,就像把液体倒在容器里一样。但是这个容器是漏的,所以倒多少漏多少。有的人漏的多,有的人漏的少;有的根本就没有底,直接就漏下去了;有的修行功夫好一点,可能就漏的少一点。

我们刚才讲了,佛是“智断具足”,“断”就是习气全无、习气无余。有习气就代表有漏,不论你有多好的功德,都会因为你的习气而漏掉。佛没有习气,佛又有功德,所以佛是无漏的。

这是讲“从有漏心生”。

还有一个是“不顺法性”。“法性”是万物的本体,也叫真如、实相、法界等等。换句话说,“不顺法性”就是不顺自然性。所谓自然性就是本然。一切众生本来是佛,这是天然的、自然的。凡夫是有为有漏的,是造作的,不顺自然。比如,人本性中自然有大悲心,自然是要帮助一切众生的,这是自然性;但是凡夫正好颠倒过来了。

后边我们会学到“四倒长拘”,“四倒”就是四种颠倒,“拘”就是拘束、拘缚。有四种颠倒见,像绳子一样把人捆起来。哪四种颠倒见呢?无常认为常;无我认为有我;不净以为净;不乐以为乐。整个颠倒过来,所以不自然。自然是指本性中的自然,凡夫不顺自然,完全是背离自然的,所以叫“不顺法性”。

所以,从有漏心造作的,又不顺法性的,他所造的一切因,以及将来感受的一切果,都是颠倒的,都是虚伪的。

 

 

宗道法师2018年8月讲于善导书屋

继续阅读相关标签: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