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其德必有其言 有其言不必有其德.君子不以言举人 不以人废言.

我下面要讲得内容,也是我做不到的。因为我在准备的时候,可说是越准备,心越虚。既然做不到,又讲得那么好听,到时候肯定有人说了:宗道法师讲得比唱的都好听,但看他的“作略”,实在不咋地。因为这些看似简单,但确实很难做,而且做的过程中,这些内容几乎是没有上限的,完全做到了也就成佛了。所以我必须要说明一下,我能讲到,但是做不到。讲这些,无非是讲一个方向,然后我们共同朝这个方向努力。

前天净开法师上佛教史课,讲到唐朝李绅所作的《悯农》这首诗:

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

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

这是一首流传千古的诗,我们从小就背过,诗人作诗以怜悯广大的农民。李绅在写这个诗的时候,是他还没有发达的时候,可后来他一旦发达之后,他就不“悯农”了。他非常的有权势,变得非常的奢华,而且为官酷暴,结党营私,在历史上并不是一个正面的角色,其实历史上类似的情况很多。以前看《智慧东方》杂志,有一篇文章就是讲这个的,比如元稹,写过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这是悼念他的亡妻的一句诗,可史载他后来居然找了很多的小妾续弦。

有时候理跟事是有区别的,不是说你能讲出这样的道理,你就一定在事上有相应的证量。所以李元松有一句话说的挺好,他说:文章与言词若能代表一个人,那么古来诗人皆神仙。
孔子说过:

有其德必有其言,

有其言不必有其德。

意思是说一个人具备了相应的德行,内心必然会有相应的觉受,也必然能够形之于语言。反之却不然,一个人有时虽然能够讲出很有高德的话来,但未必就真的具备相应的德行,有人就属于“出言则高于九天之上,行事则卑入九地之.下”,印光大师文抄里面对此多有批判。所以孔子说要了解一个人,不但要“听其言”,还需要“观其行”。

孔子还有句话说:君子不以言举人,不以人废言。

不以言举人,意思是说不能单纯以一个人的言辞而举荐一个人。不以人废言,反过来说你也不能因为他这个人人品不行,而废掉他所讲得所有言谈道理。就拿李绅来说,可能他这个人不是太正面,可是他讲得话确实是真理啊,这些道理还是可以采用。

我今天讲的内容也是希望大家“不以人废言”,不要因为我做不到,就轻视我讲的这些道理,其实这些道理是自古流传下来的,古今有识见的人一直传颂不息,我只是一个传声筒,又把它们说了一遍而已。

 

节选

宗道法师

继续阅读相关标签: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