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安大师、昙鸾大师、道绰大师、法然上人、印光大师、弘一大师(这七位大师)的忏悔告白

《大集日藏经》卷二说:

释迦牟尼佛,本所誓愿:若有众生,造作五逆、谤方等经、毁呰圣人、犯波罗夷,如是之人,清净佛刹,所不容者,皆生我国,我当教化。以是因缘,诸恶众生,悉集其国。
一、道安大师临终之前说:
自惟罪深,讵可度脱?
二、昙鸾大师《赞阿弥陀佛偈》说:
我从无始循三界,为虚妄轮所回转;
一念一时所造业,足系六道滞三涂。
三、道绰大师《安乐集》说:
若据大乘,真如实相、第一义空,曾未措心。若论小乘,修入见谛、修道,乃至那含、罗汉,断五下,除五上,无问道俗,未有其分。纵有人天果报,皆为五戒十善能招此报,然持得者甚稀。若论起恶造罪,何异暴风雨。
善导大师《往生礼赞》及《观经疏》也说:

信知自身是具足烦恼凡夫,善根薄少,流转三界,不出火宅。决定深信: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。

法然上人说:

然我此身,于戒行不持一戒,于禅定一不得之,于智慧不得断惑证果之正智……

悲哉悲哉!为何为何?爰如予者,已非戒定慧三学之器,此三学外有相应我心之法门耶?有堪能此身之修行耶?

我是无智之身也,我是破戒之身也。

虽然,依弥陀本愿,口称念佛之力,可遂决定往生也。

六、印光大师说:

光一介庸僧,但只知学愚夫愚妇之专念佛名。

光粥饭庸僧,于禅于教,皆未从事,唯依念佛,以为依归。

光粥饭僧耳,于宗于教,皆无所知。唯自谅陋劣,专以净土为事。

光宿业深重,虽则五十余年虚预僧伦,一切诸法,皆无所知。虽常念佛,以业重故,其心与佛,未尝相应。然信佛无虚愿,当不弃我,故其志愿,任谁莫转。

今老矣,除持名外,无一法应学。以死期将至,恐所学愈多,心识愈难淳净,或致与佛感应不交;则一不往生,永劫流转,岂不大可哀哉!

弘一大师说:

出家以后二十年之中,一天比一天堕落,身体虽然不是禽兽,而心则与禽兽差不多。

我自从出家以后,恶念一天比一天增加,善念一天比一天退失,一直到现在,可以说是醇乎其醇的一个埋头造恶的人。

啊!再过一个多月,我的年纪要到六十了。像我出家以来,既然是无惭无愧,埋头造恶,所以到现在所做的事,大半支离破碎不能圆满。

 

《地藏经》所说:

“举止动念,无不是业,无不是罪”

正是娑婆众生的真实写照;

也正如《悲华经》所说:

“厚重烦恼,常怀瞋恚,皆悉充满娑婆世界”“悉是他方诸佛世界之所摈弃,以重业故”;
亦如《大集日藏经》所说:
“诸恶众生,悉集其国(娑婆世界)”。

“举止动念”,“举”就是动,“止”就是静。人每日行为,不是动就是静,而动静之间所起念头何止成千上万?

《安般经》说:

弹指之间,心九百六十转。

《仁王经》说:

一念中有九十刹那,一刹那经九百生灭。

《菩萨处胎经》说:

拍手弹指之顷,三十二亿百千念,念念成形,形形皆有识,识念极微细。
举止动念,无不是业,无不是罪

人之举止动静,所作一切,不出身口意三业。而身口二业,都由意业所主导。三业之本,以心为源,命终之时,也是意业之心识接受果报。动念若善,就有无量的善果报;动念若恶,就有无量的恶果报。然而娑婆众生烦恼厚重,常怀贪瞋,因此,检点自心,于二六时中,大约起恶念时多,起善念时少。

故《八大人觉经》说:

心是恶源,形为罪薮。

“心”指意业,“形”指身口二业,由意业的思维带动身口二业而付出行动。所以,心不正则百罪生。贪瞋痴等,都是心所犯的罪。心念既然恶多,身口自然善少,故说“举止动念,无不是业,无不是罪”。

“杀害、窃盗、邪淫、妄语,百千罪状”:

人之心中,由于烦恼厚重之故,微细之恶念多如恒河之沙,善罪多于福,何况放纵此心,任意造作身口意三业。

“杀害、窃盗、邪淫”是身三恶业,“妄语”则包含口四恶业。

所谓“百千罪状”,就身之杀业轻重,大概分为上中下,细分则无量;乃至意业之贪瞋痴,也分为上中下,细分则不胜枚举,所以总说“百千罪状”。不论轻重,受报之时纤毫不爽,故《地藏经》亦言:

莫轻小恶,以为无罪,死后有报,纤毫受之。

由于娑婆众生烦恼厚重,常怀贪瞋,因此念念结罪,所以《净度菩萨经》说“一人一日中,八亿四千念,念念中所作,皆是三涂业”。

 

来源:《无条件的救度》

—-慧净法师

继续阅读相关标签: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