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佛 一法 一净土

“阿弥陀佛本愿如是”,阿弥陀佛的本愿就是乘船的法门,就是易行道的法门。“即入必定”,没有堕落的危险,不需要修行其他的种种难行苦行,很容易,很简单,所以是易行道。除了阿弥陀佛本愿救度之外,其他法门都属于难行道。

龙树菩萨给我们的启发和指导是:舍难取易。

“我常念,你们也要常念。”自利利他都用这个法门。

那我们就应当选择净土门。

何况现在正是他力、易行的时代,处处仰靠科技的力量,出门坐汽车,有事打电话,上楼乘电梯……每件事都在舍难取易,修行当然也要舍难取易。

难易分判,也是苦乐分判。

阿弥陀佛的本愿是易行道,也是安乐道。它不是苦行的法门,而是乐行的法门,所谓“水道乘船则乐”。

学法要对照我们的行持。如果你修行净土法门感到很苦恼,那说明你没有得到净土的法味,你没有找到诀窍。修净土法门感到很难,很苦,感到往生无望,那就跟龙树菩萨的分判相矛盾。龙树菩萨说是“即入必定”,是“水上乘船”,容易,安乐。

那我们就舍苦行,取乐行。

我们之所以求生西方极乐世界,就是因为极乐世界“无有众苦,但受诸乐”。我们愿意离苦得乐,佛大欢喜。

难行道如同步行,是靠自己走路,靠自力;易行道如同乘船,是靠船的力量。我们念佛,就是靠阿弥陀佛的力量,不是靠我们自己修行的力量。如果念佛了,还要靠自己修行的力量,那说明不懂得念佛法门,没有通身放下、彻底靠倒。

这是法门的分判,界限不一样。

要坐车到目的地去,你就老老实实坐在车上。念佛也是一样,通身放下,彻底靠倒,老老实实地念佛,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人家一天念五万,你念不到,不要赶,能念三万就念三万,能念一万就念一万。不能盘腿,就放下腿,怎么舒服、怎么自在、怎么轻松就怎么念,让心情完全放松。

如同坐船,同乘一条船,坐姿各有不同,各随方便。我们念佛,不要去看人家,我们根据自己的根机。只要用心,尽到我们的力量,归投阿弥陀佛的誓愿即可。往生是靠阿弥陀佛的誓愿摄受,不是靠我们自己的功夫境界。

 

净土法门是唯一的法门,所谓“一佛、一法、一净土”。

“一佛”:阿弥陀佛,不杂余佛。

“一法”:专念弥陀名号,不杂余法。

“一净土”:只向弥陀净土,不向余佛净土。

唯一,没有多余。如果修行其他法门,要“行诸难行”。有人讲:“你只修一个法门,怎么能够成佛?”这要看你学什么法门,如果你学难行道,你就要“行诸难行”,那不是一个法门、两个法门,而是种种法门都要修学。易行道就是一向专念,不然怎么能称为易行道?

如果修难行道,需要无量长的时间,生生世世,很久远;如果乘托阿弥陀佛愿力,修行念佛法门,很快,当生成就。说“当生成就”已经慢了,当下成就!所谓“即入必定”。

如果从根机比较,我们学净土法门的根机好像比不过学圣道法门的根机。为什么呢?他是发大心的人,是大丈夫,有智慧,是勇猛的人;我们被龙树菩萨呵斥为胆小鬼,怯弱,下劣——根机不如他。

根机不如他,应该想一点办法呀!想什么办法?法门能超胜就好。我们就选择一个殊胜的法门、适合我们的法门,那就是“人能念是佛,无量力功德”的法门。

自力的法门和佛力的法门不能相提并论。阿弥陀佛具有无量神力、无量智慧力,具有无量功德,所谓“无量力功德”,这就殊胜。其他法门,靠自己慢慢修,要断尽烦恼,对我们来讲,就不殊胜了。

我们舍掉不适合我们根机、难行难证的法门,而选择适合我们根机、易行殊胜的法门——“无量力功德”的法门。讲“舍”讲“取”,其实就是取哪一个呢?

阿弥陀佛本愿如是:若人念我,称名自归,即入必定。

这是龙树菩萨判“难易二道”,给我们在择法、修行上的恩泽。

如果我们修学净土法门,仍然按照难行道的观念和思维,认为“要成佛,讲修行,就是很难的,就是很苦的,就是要经历很长时间的”,这种观念就偏颇了。

难行道是苦的法门,久的法门,诸行精进的法门,这个固然是菩萨道;龙树菩萨同时也说明:净土法门是乘船的法门,安乐的法门,容易的法门,唯一念佛的法门,同样是菩萨道。不仅是菩萨道,还能让我们得到殊胜的果报——“即时入必定”。

摘自:《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》

(因编辑需要,略有改动)

继续阅读相关标签: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